站內搜索
新聞傳真
遠方的家
【遠方的家】這里是新疆 夢想起航的地方
發布時間:2019-11-14 文章來源:本站新聞 作者:杜新芳 史睿達 瀏覽:
 

新疆,是我國首個開展能源綜合改革試點的省區。“氣化新疆”“電化新疆”戰略的實施,為新疆基地建設打開了廣闊的發展空間。隨著國家能源革命的深入推進,新疆基地的建設發展,關系國家能源安全戰略和煤炭清潔利用的未來。在新的征程上,新礦人將以“扎根新疆、造福伊犁”的責任與胸懷,續寫產業發展、動能轉換的新篇章。

(伊犁一礦南工業廣場)

“假如你失去了生活的方向,假如你勇敢又堅強……只要你站在這片土地上,他們會扯著嗓子大聲對你喊,這里是新疆,從一片荒涼到充滿希望,這里是新疆,是我們大家第二故鄉.......”一曲《這里是新疆》唱出了廣大創業者的心聲。

2019年10月23日,秋天的伊犁是一片金黃的大地。伊犁河畔,沿河兩岸的樹上結滿了紅彤彤的果子,野鴨子悠閑地在尚未結冰的河水中捕食。在沿河附近,距離市區20公里外的新天煤化年產20億立方米煤制天然氣項目廠區,氣化爐正穩定高效運轉著,所產的煤制天然氣,從伊寧站進入西氣東輸二線管網,輸往內地。

這一天,新天煤化一共有528萬方煤制天然氣進入了西氣東輸管網,按照每人每年120立方米計算,夠44000人用一年。新天煤化設計產能20億立方米/年,一年的產氣量夠1760萬人一年使用,比整個廣州的人口總數還多200萬。這不僅為保障國家天然氣作出了貢獻,同時帶動了伊犁當地的經濟發展。

伊犁,是古絲綢之路北道要沖,是我國從陸路通向中亞、西亞乃至歐洲的重要通道,自古以來就與亞歐國家往來密切,為古代東西方之間文化、經濟交流作出了重要貢獻。

跨入新千年,伊犁又因西氣東輸二線工程與中亞地區聯系更加緊密。這條全長8704公里的巨大輸氣工程,起點位于伊犁霍爾果斯口岸,中亞的天然氣由這里輸往中西部地區和長三角、珠三角等用氣市場。依托這條管道,山東能源新礦集團開展了卓有成效的產業發展之路,新天煤化正是其中的重要成果。

2004年,西氣東輸一線工程剛剛竣工,二線工程還在緊張籌備當中,新礦集團積極響應國家西部大開發號召,進駐新疆伊犁,在伊犁河南北兩側的荒漠草原,經過數年的艱苦勘探,獲取煤炭資源128.4億噸,與伊犁州人民政府簽署了《開發伊犁煤炭資源 建設煤化工基地》協議書,規劃了煤礦、煤制天然氣等一批重點項目,一批批新礦人告別家鄉、遠赴新疆,開始了歷時十多年的艱苦創業,拉開了“走出去戰略”的序幕……

“風沙、暴雪……創業的路從來都不是一帆風順”

(伊犁一礦早期回風斜井建設)

“剛來的時候礦區幾乎啥也沒有,就幾頂帳篷和幾間板房,地面沒有硬化,厚厚的塵土能沒過腳踝。風一吹,全是塵土,不得不用毛巾捂著嘴進行呼吸。一陣風吹過,板房里面就積一層沙”。說起創業初期的情形,魯孝堂至今記憶猶新。

魯孝堂,今年48歲,2007年到的新疆伊犁,至今在疆工作14年時間,是新礦集團最早到伊犁工作的職工之一,是新礦集團產業援疆的參與者和見證者。

令魯孝堂印象深刻的除了風沙外,還有暴雪。新礦集團在伊犁的煤炭資源主要分布在伊犁河南北兩岸的荒漠草原地帶,礦區周圍方圓數公里內沒有任何建筑和樹木。到了冬季,一場大雪過后整個荒漠白茫茫的一片,很難找到礦井在哪。而伊犁的雪期長達5個月,每年的降雪量能達2米以上。

后來有人留意到在礦井邊兒上的不遠處有一棵小樹,雪地里,可以看到那棵小樹遠遠地站在那里。魯孝堂和他的工友們就是用這棵樹來確定礦井的大致位置。如今,當年的小樹苗已經長成為參天大樹,建設者們親切地稱它為“守望樹”。

相比風沙和暴雪,令建設者更加舉步維艱的是當地特殊的地質條件。伊犁礦區地表為Ⅲ級嚴重濕陷性黃土,所采煤層為淺埋深薄基巖“三軟”煤層,給工程施工帶來全新課題。

風沙、暴雪、技術難題……都沒能阻擋創業者的熱情和建設的步伐。建設者們風餐露宿、臥冰嘗雪,開展技術攻關,研究施工方案,在祖國西北邊陲新疆伊犁開展了一次次工程建設大會戰。

2007年7月,設計產能1000萬噸/年的伊犁一礦開工建設;

2009年6月,設計產能600萬噸/年的伊犁四礦開工建設;

2010年3月,設計年產煤制天然氣20立方米的新天煤化開工建設;

……

隨著一個個重點項目開工建設,當初只有一顆地標樹的荒無人煙,變成了如今塔樓林立、巷道如織的美麗礦山,一個全新的產業基地—新疆伊犁煤氣化戰略基地(新疆基地)初具雛形。

“寒冬中,堅守創業初心” 

(伊犁四礦保供煤會戰)

就在新礦集團加快推進新疆基地項目建設時,一場“寒冬”悄然到來。

2012年下半年,煤炭“黃金十年”結束了,隨之而來的是四年“寒冬”。新礦集團作為一個傳統的老煤炭國有企業首當其沖,整個集團面臨著生死考驗,新疆基地的建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難。

“當時工資已經不能及時發放了,各種福利待遇也都沒有了,我們一起來的大學生有些熬不住就離開了新疆”,周廣宇說道。

周廣宇,32歲,山東科技大學機電專業碩士,2012年畢業后放棄了沿海城市優越的就業機會,到新疆伊犁創業,和他一起來的一共有37名大學生。“寒冬”四年,他們中有些離開了新疆。

然而,嚴峻的煤炭形勢沒有改變新礦人產業援疆的初心。2013年底,集團公司明確了“新疆基地突破”的戰略定位。要求新疆基地,確保項目建設與生產運營、戰略合作與項目立項同步推進,加快推進礦井建設,實現新疆基地的大突破。

為保障新疆基地建設,集團公司資金上給予重點保障;調入整建制隊伍,人員上給予大力傾斜;加大科技攻關,技術上給予全力支持……舉全集團之力支援新疆基地。

“寒冬”里,新疆基地重點項目得到了持續推進并相繼建成,成功引入浙能集團,按照交叉持股方式建設運營伊犁四礦和新天煤化,即:伊犁四礦新礦集團占55%、浙能集團占45%;新天煤化新礦集團占45%、浙能集團占55%。新疆基地初具規模。

與此同時,伊犁能源不斷進行探索,敲開核桃、一企一策、因企施策。2016年,將新疆基地突破戰略細化為企業管控、礦井轉型、合作運營、引進戰投、治虧創效、科技興安、機制轉換、文化整合“八大突破”目標。由此,新疆基地步入發展快車道。

周廣宇留在了新疆,成長為全國崗位能手、伊犁四礦副總經理。和他一起來的大學生大部分也留在了新疆,他們選擇和新疆基地共同成長,這里是他們夢想起航的地方。

“開展四大會戰,實現揚煤吐氣” 

(新天煤化夜景) 

2017年,注定是新疆基地不平凡的一年。新天煤化到了投料試車的關鍵節點。能否順利投產,關系新疆基地突破戰略的實現。

新天煤化位于伊犁州伊寧市,是世界單系列最大的煤制天然氣工程、國家“十二五”煤炭深加工示范項目,承擔著固定床碎煤加壓氣化廢水處理、國產化甲烷催化劑的應用和關鍵設備自主化三項示范任務,是新疆基地的主要支撐和終極鏈條。

伊犁四礦是新天煤化的配套煤源,位于伊犁州霍城縣,兩者由一條3.5公里長的皮帶走廊連接在一起。伊犁四礦負責提供原料煤,新天煤化負責將原料煤轉化為煤制氣。

無論是新礦集團還是浙能集團,都沒有運行大型煤制天然氣項目的經驗,對他們來說,投料試車是一個全新的課題。就在這時候,個別人抱有“新天煤化投料試車初期不正常、用煤量不會滿負荷”的僥幸心理。

“寧肯煤等氣,不能氣等煤”。為保障新天煤化用煤,伊犁能源黨委提出:堅決破除寄希望于新天煤化前期試車不正常、原料煤供應不會滿負荷的思想傾向。一場保新天煤化用煤會戰活動迅速鋪開。

開展生產接續會戰。從對接、掌握新天煤化需煤計劃入手,按照供需匹配的原則,對礦井開拓接續精排一年、細排三年、粗排五年,確保“三個煤量”動態平衡、接續可靠。

開展全面檢修會戰。成立專項檢修小組,疏通礦井影響各系統暢通運行的所有障礙,實現各個系統健康運行。

開展設備安裝會戰。加快工作面裝備投產,先后投用了三套綜采設備,礦井形成了“三保二”(三套設備保兩個工作面同時生產)生產布局。

開展災害治理會戰。聯合國內知名院所,加大對淺埋深薄基巖“三軟”地質條件下潰水潰沙、自燃發火、地面塌陷等災害防治的技術攻堅,制定災害防治方案和應急處置預案,組織開展綜合應急演練。

在皮帶走廊的另一端,新天煤化積極備戰投料試車。外聘了700多維修人員,準備了2億元的應急物資和備品備件。3月6日啟動試車,3月21日A系列工藝流程全線打通,3月28產出合格天然氣,并成功接入西氣東輸伊寧首站,用時之短創大型煤制氣項目新記錄。新疆基地實現了揚煤吐氣。

“牢記保供使命,推進全面達產” 

(伊犁四礦全景)

隨著煤制氣項目投料試車成功,全面達產被提上工作日程。尤其是作為清潔能源,2018年新天煤化被列入國家冬季天然氣保供計劃。達產不僅是項目援疆的發展需要,更是國家賦予的歷史重任。

然而,伊犁四礦卻面臨著巨大的保供煤壓力。“新天煤化初步設計原料煤是粒度下限為5毫米的塊煤。為了保障運行的穩定性,新天煤化將原料煤粒度下限提高到了8毫米,使得伊犁四礦符合要求的原料煤大大減少。”周廣宇介紹。

此外,從伊犁四礦采煤工作面到新天煤化氣化爐,要經過10多里路程、30多個環節,而伊犁四礦的煤形成時間比較晚,強度較低,經不起磕磕碰碰,許多塊煤變成了末煤。最終,進入新天煤化氣化爐的原料煤占伊犁四礦生產原煤的比例不足30%。

一場提高塊煤率的攻堅戰就此展開。

然而,如何提高塊煤率這個課題,在我們國內煤炭行業,都沒有一個系統的解決方案。周廣宇他們就在生產運輸的各個環節進行取樣、分析,先把各個環節中的影響數據統計出來,然后針對每個影響點,研究用什么方法來解決。

早一天完成,就早一天見效。為了盡快完成這項課題,伊犁四礦的廣大工程技術人員分工負責,通力合作,白天盯守在各個環節,進行現場寫實,采集煤炭樣品。夜晚聚集在創客中心,分析各項數據,尋求破解之道。

同時,他們還到其他企業進行參觀學習,會同國內相關科研院所的專家進行了研究,再結合企業的實際情況,一個環節一個環節地進行了試驗性改造。

更換塊煤率滾筒、優化開采工藝、增加緩沖裝置、減少轉載環節……經過長達兩年的系統性改造,伊犁四礦的塊煤率由43%提高到70%,原煤利用率由不足30%提高到60%,基本滿足新天煤化原料煤需求。新天煤化的產能逐步提升,預計2020年將實現達產目標。

“新礦這十多年在新疆開發建設了很多項目,除了伊犁四礦和新天煤化這一對項目外,先后開工建設了伊犁一礦、昭蘇煤礦、物流商貿、喀什岳普湖“四廠一基地”等一系列項目,完成了南疆秦華煤礦、永新煤礦改擴建,累計投資269億元,創造了上萬個就業崗位,對當地經濟發展起到了很好的拉動作用”。說起這些,伊犁能源財務部負責人楊緒華很自豪。

“這里是新疆,也是第二故鄉” 

(新礦·濱河家園)

秋季,伊犁河畔的小區新礦·濱河家園分外的美麗,金色的樹葉、紅艷艷的果實、湛藍天空下,嬉笑的兒童,構成了一幅溫馨的畫卷。傍晚,人們聚集在小區中央廣場,開啟“溜娃”模式。

張斌和妻子也經常加入“溜娃”隊伍。張斌2011年大學畢業后來的新疆,從事測量工作,現在是掘進工區技術副區長。工作第三年,張斌與伊犁姑娘尤小寧喜結連理成了新疆女婿。如今他已是兩個孩子的父親,在新礦·濱河家園買房安了家,是名副其實的“疆一代”,而他的孩子則是地地道道的“疆二代”。

新礦·濱河家園居住了很多像張斌這樣的新礦集團在疆創業者。隨著項目建設發展,越來越多新礦人來到伊犁,加入新疆基地開發建設之中。新疆成為了他們工作生活的地方,成為了他們的第二故鄉。

比较好的德州扑克论坛